最逗趣「老爹」金士傑 :巴不得子女跟蒼蠅打交道

大部分人計畫在人生60歲退休,但對於台灣戲劇界人人尊稱金老師的金士傑來說,60歲的人生正精彩。近年屢獲海內外文藝大獎的金士傑,一雙寶貝兒女剛滿週歲。演活了許多角色的他,在真實生活中,又將如何扮演好父親和好丈夫的角色?

戲劇VS.人生

台灣劇場老字號演員金士傑,人生是越活越精彩。投入文藝創作領域近40年,寫劇本、搞劇團、當演員……跨足電視、電影、舞台劇,從來沒得過獎的他,近年來喜事一樁樁,接二連三。2009年,金士傑娶得美嬌妻不久就獲得台灣國家文藝獎肯定,從此開啟了他的得獎之路。2011年,一對雙胞胎兒女誕生,讓金士傑在真實生活中又多了一個角色─父親。

送給兒女最有意義的週歲禮物

今年4月,金士傑憑著果陀劇場《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中漸凍人莫利教授一角,以反璞歸真的演技,將「脆弱病人演成了精神的巨人」,橫掃上海兩大代表性戲劇獎項:上海白玉蘭戲劇表演藝術獎,以及上海壹戲劇大賞最佳男主角獎,正好當做是送給一對雙胞胎兒女最有意義的週歲禮物,可謂好事成雙又成對。

白玉蘭戲劇表演藝術獎是有22年歷史的上海戲劇重要獎項,金士傑是此次唯一入圍並獲獎的台灣演員;此外,不同於白玉蘭獎,商業性質濃厚的壹戲劇大賞則是近年新崛起能反應上海戲劇市場取向的獎項。兩度得獎,讓金士傑感受到在從事文藝創作這條孤單的道路上,有一種來自陌生人的安慰和溫暖。

在孤單的路上遇見溫暖

他形容自己近40年的文藝創作生涯,其實是一場個人的修為,「就像是你獨自在陽光底下行走,有一個陌生人遇見你,給你拍拍肩膀,你覺得有種溫暖……,得獎的意義對我來說,講得清楚的部分是將來可以留給孩子看,跟孩子說,這是爸爸得的獎座,有一種勵志的作用,這不是任何證明,而是一種安慰、一種鼓勵,就好像是給孩子看看父母曾經拍過的照片,是那種感覺。」

更有勇氣面對生命的盡頭

莫利教授這個角色,將金士傑的文創生涯推上高峰。《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是改編自美國作家艾爾邦(Mitch Albom)寫於1997年的經典暢銷書,故事敘述學生艾爾邦(卜學亮所飾)陪伴罹患「肌肉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俗稱漸凍人)的大學教授莫利度過生命的最後時刻。十四堂課,意味著莫利老教授和學生見面十四次之後,人生就走到了盡頭。

每一次的演出,金士傑飾演的老教授就得面對一次死亡。他說:「這個角色讓許多來看戲的人都提早面對這個問題,看著角色在面對,有時候會幸災樂禍,有時候會有惻隱之心,陪著他共度人生最後高高低低、起起伏伏的生命掙扎,在那最後十四步路,我想我和觀眾一樣,面對莫利時都得到一些感動,把生命有一些不敢面對的部分提早拿出來讓自己去整理它,不敢說我們自己就知道了、有答案了,只能說提早面對它是好的,增加了一點勇氣,莫利給我們一個很棒的教育機會。」

婚姻VS.教養

在兩岸奔走來回演出中,一轉眼,一對雙胞胎兒女就滿週歲了。談到寶貝兒女,金士傑目光柔情似水,一開口就是滿腹爸爸經,他說:「一般父母都很難想像照顧雙胞胎有多不容易,因為雙胞胎隨時都會有狀況,家裡更需要人手,我只要人在台北,就儘量不出門,所有的媒體採訪都安排到家裡來或是在家附近進行。」

低調的金士傑,自嘲有時為了兒女的奶粉尿布錢,也會安排一些工作,但對於工作的內容就更為要求,「真的該是我要出去的時候,就是要積極的找人代班,兩岸奔走時也會增加往返的次數。因為每次到了機場看到別人抱著孩子,心裡就會開始想念。」

俗話說:女兒是爸爸的前世情人,金士傑不諱言自己對女兒是有那麼一點偏心。「媽媽陪哥哥睡,我陪妹妹睡,一對一比較好。因為是雙胞胎,又剛好一男一女,我們比一般父母有更多的機會教育,男生、女生天生就有很多不同,同樣一件事,你會看到哥哥和妹妹的反應完全不一樣,哥哥是直接的,笑點很低;妹妹則是不動聲色,然後,逐漸的露齒、逐漸的放鬆,嘴角含苞慢慢的笑開來。」

享受人生最幸福時刻

金士傑滿懷幸福的表情繼續說道:「每天早上我醒來,通常會看到兩種畫面。一是妹妹就站在我床邊,看著我笑,也不知道已經站了多久,醒了也不會吵,就是安安靜靜的站在床邊看著我笑。有時候我醒來沒看到她站在床邊,一看,卻看到她一個人坐在門邊不知道在幹什麼,我覺得這畫面好美,好像大人喔!能夠一個人獨處。」

相較於妹妹金邦予的沉穩,哥哥金邦行卻完全不同,至於兩兄妹到底哪個像爸爸?哪個像媽媽?金士傑笑著說:「我們當父母之後會想要追索自己小時候是什麼樣子?我會問我媽,我媽今年91歲,她說她記不得了。但從照片看,妹妹樣子像我小時候,哥哥像媽媽,但哥哥個性比較溫、慢的那一面像我,老婆性子比較急,這方面妹妹又比較像她,當玩具被搶,妹妹會立刻搶回來,個性很嗆!」字字句句透露了金士傑對一對兒女的細微觀察。

金士傑談婚姻

我這輩子喜歡反紀律而行,但是,婚後反而變得很有紀律,什麼時候該吃飯、該帶孩子、該買菜,生活變得很有紀律。因為家庭就是個有秩序的中心,要求你要付出有秩序的態度!但我反而樂此不疲!

巴不得子女跟蒼蠅打交道

進棚拍攝前一週,正好是雙胞胎的週歲生日,問起金爸爸兩個寶貝抓週都抓了些什麼?金老爸笑呵呵的答道:「哥哥抓了個紅包和電子計算機,紅包是爺爺給的,妹妹先抓了醫生的小聽筒,又再抓了支筆,正好旁邊有書,就拿筆敲書。妹妹抓筆碰書我很高興,哥哥拿紅包,媽媽很開心。感覺將來就是個銀行家,因為哥哥抓的都是值錢的東西,他媽媽很怕他抓榔頭、鏟子,不想他長大去當水電工,但我看他很有當水電工的趨向,每天盯著家裡的電風扇一直看。」

聽著金爸爸描述平日的生活點滴,讓人感受到平凡的幸福。但隨著子女一天天長大,許多夫妻很快就會面臨教養的難題,處理不當,還可能讓婚姻亮起紅燈。但是,對愛妻呵護備至的金士傑從不認為婚姻和教養會有衝突,他說:「大部分情況是太太說了算,這樣也挺好的。」

尤其是在孩子的成長路上,金士傑和太太都是在鄉下長大,都經歷過光著腳丫子在土地上奔跑,在大自然中自在玩耍的快樂童年,因而即使現在在都市生活,仍希望子女也能自在的看青蛙、看雨天、聽音樂,只要他們喜歡。「我會帶他們去學做饅頭、學毛筆字、踢毽子,不喜歡太貴族化、太包裝的才藝學習。最想做的就是巴不得帶他們去鄉下體驗,他們得很早跟蒼蠅、蚊子打交道。」金士傑笑著說。

問起金老師自己如何扮演好丈夫、好爸爸的角色?他沉吟一會說:「我今年60歲,最重要的事情是,你好好看著你的老婆,看著你的孩子,你會愛他們。經常看著他們,不需要太看自己,你會發現她很可愛、她很勞累,常常在想,他們的需要是什麼呢?常常看著他們,我會忘了自己需要的是什麼!但這不重要,我想,這就是我努力扮演一個好丈夫、好爸爸的重要理由吧!」

那麼,從老婆眼裡,金老師又是怎樣的一個老公?太座涂谷苹形容金士傑,「他是一個很特別的爸爸,他很幽默,很會逗小孩,就像是孩子的大玩偶,他其實蠻會幫忙的,而且不是把照顧小孩當成責任,而是很高興的去做這件事情,雖然有時候做得並不好。就是沒有達到一般媽媽的要求標準,例如他不會幫小孩洗頭,但也沒有關係,反正每天都要洗澡,洗不乾淨也沒差。」

適性而教方能享受育兒樂

涂谷苹認為自己是個重紀律的人,所以,從月子中心回家後,她就採取了「百歲醫師」固定時間喝奶、睡覺的育兒方法,但在執行過程中,她發現百歲醫師的固定作息對哥哥有效,但對妹妹卻無效。

所以,對於妹妹,她採取了懷柔和放任的態度,妹妹不想睡的時候也不勉強,沒想到妹妹就慢慢變得有紀律,因為這一點個性跟自己很像,所以她相信放任對妹妹反而是對的方法。「如果硬是要求妹妹準時睡覺,她會大哭大鬧一整晚,但是當我放鬆了,她也放鬆了,竟然就可以一覺到天亮。」如此了解兩個孩子的脾氣,順勢而為,難怪涂谷苹總是能笑逐顏開,輕鬆的享受養育雙胞胎的過程。

兩岸巡迴「開課」!

帶著高度口碑的《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在上海、北京陸續「開課」之後,將於今年9月24日至10月7日期間,於台北新舞台、嘉義、新竹、中壢等地展開巡迴加演,有興趣的讀者敬請留意果陀劇場的訊息。

 

文/吳碧芳 
攝影、化妝髮型/郭元益K.L Wedding婚紗會館
服裝造型/黃玫瑰 
協力品牌/ECCO、SISLEY、UNIQLO、奇哥(股)公司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