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育兒】一個孩子一個樣,坐擁自己的山頭當寨王

大學念社工,主修青少年組,研究所轉行商管MBA,在外商實習過,也曾到公職走過一遭。因加入貧童認養計畫,原本討厭小孩,逐漸發現他們的可愛;嫁作旅美人婦後,迅速迸出兩隻小犬,更導致母愛氾濫。記憶是不可靠的流言,不願在模糊的歲月裡找尋過往的痕跡,而開啟部落格寫作,粉絲頁【野馬天使】意外成為紓解鄉愁的集散地。

生二寶以上的媽媽,不知道會不會有很大的疑問,平平都是人,都同一家工廠製造的,怎麼各方面都這麼南轅北轍?雖說都是從爸媽身上獲取基因,但是似乎哥哥姊姊一旦用過的特徵,弟弟妹妹就會視而不見只挑新的。



Devin跟Owain都是母奶寶寶,在吃副食品之前,排便狀況哥哥十天一次,我憂心忡忡一再跟醫生確認會不會有便秘問題,醫生說:「寶寶沒有不舒服的狀況,代表他喝的母奶全都吸收了。」

換到弟弟時,變成一天十次,洗到我手都軟了,憂心忡忡又問醫生:「弟弟是不是對母奶過敏,所以一直在拉肚子?」,醫生說:「寶寶沒有哭鬧,他只是母奶消化比較快而已。」

要是談到餵食,那就有更多故事了,哥哥出生時,成長曲線始終徘徊在3%左右,慌張的新手媽媽甚至問過是不是有厭食症還是侏儒症這種問題;接著弟弟出生了,穩穩地衝破90%大關,兩個加起來剛好滿百!



由於他倆常被誤認為雙胞胎,事實上是差兩歲,我千方百計希望哥哥可以賞臉吃東西,甚至祭出非洲飢荒的紀錄片,一邊解釋因為天候的關係,有些地方長不出糧食來,一邊曉以大義要他珍惜食物,心懷感恩才有東西吃,就像他上的教會學校,有飯前禱告一樣。結果進食的目的沒有達成,眉頭深鎖拉著我說:「為什麼上帝沒有去非洲?」問得我啞口無言。 

 (圖為哥哥吃飯時常有的困擾模樣)
 
要是弟弟Owain出場,你得小心手上的東西不要被他給吃了,以他現在的年齡,用食物引誘,他會願意出賣任何的靈肉。或者帶他去美食街一定要牽好,否則他會神不知鬼不覺的站到別人的面前,呈現一副「乞食」的模樣。 

 (圖為弟弟去飯桌,撿食哥哥早上沒沒吃完的盤中飧)

有次萬聖節校外教學,活動結束接近中午,我正幫哥哥寫名字在南瓜上。一個熟悉的音調傳入耳裡:「可以嗎?可以給我吃嗎?」
 
我聽聲辨位,立即搜尋到弟弟的身影,手刀過去一邊推辭又謝謝又道歉;這時附近的阿嬤蹲下來跟孫女說:「在外面不可以隨便跟別人要東西吃!很沒有禮貌!」我羞愧地要鑽進土裡了。


 
這些小兒們,非得要把爸媽搞得人格分裂才肯罷休,當你以為育兒不過是如此時,另一個就會革命推翻;當你覺得自己是個徹底失敗的父母時,卻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小兒們無法加減乘除平均分攤,他們坐擁自己的山頭當寨王,誰也不會是誰的影子,唯一奧秘的是,竟都來自同一個源頭。

文.圖/脫彊野馬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