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玩娃娃不會讓孩子「變成」同性戀

許多成人對於玩具的性別區分,背後隱藏的憂慮是:「萬一這個男孩長大以後不夠陽剛怎麼辦?」比起「女孩玩刀槍」,很多大人對「男孩玩娃娃」更感到恐懼。

男生不該玩洋娃娃?

周米謎4、5歲左右時,我們常去住家附近一家美味的小吃店吃飯。與絕大部分家有幼兒的鄉下店家一樣,兩夫妻包辦了所有店務,小小的孩子就帶在身邊。他們家最小的男孩比周米謎小一歲,常客的我們早就跟他熟悉,每次在食物上桌前,小弟弟總會過來跟周米謎一起玩我們出門都會帶的玩具或繪本。那天,兩人正興致盎然地照顧小美樂娃娃時,女主人上菜給另一桌客人,經過時對我說:「不要給他玩洋娃娃。」

我嚇了一跳,她補充:「男生不要玩洋娃娃。」我說:「沒關係啦,他們兩個滿高興的。」女主人尷尬地笑一笑說:「不行,我怕他以後變成同性戀。」正當我猶豫著到底要跟她說「玩洋娃娃不會變成同性戀」,還是「如果小孩真的是同性戀,你這樣講會讓他傷心」的時候,弟弟就被客氣地叫走了。後來另一位朋友告訴我,他兒子非常喜歡芭比,但因為遭到太多嘲笑,這個興趣已經變成祕密,再也不想告訴別人了。

 

玩具的選擇

周米謎現在已經9歲,昨天她看著我寫下前面的故事,說著:「我覺得很奇怪,洋娃娃大部分是女生啊,男生跟女生玩怎麼會是同性戀?是異性戀才對。」沒想過這個觀點的我大笑了出來。覺得被稱讚的周米謎得意地繼續補充:「我覺得洋娃娃的設計真的太單一了,幾乎都只做女生娃娃,小孩有男有女,玩具的設計應該也要有男有女才符合現實。」這是孩子眼中的理想玩具設計方式。

我必須承認,在玩具的選擇上,自己也是有偏好的:不論男孩女孩,我都不會贈送或陪伴他們玩刀槍類的玩具或遊戲;相反地,我會一本正經地跟孩子們說明,在美國經常有小朋友誤帶家中真正的槍枝到學校,不幸把同學殺死的事件,我也會解釋,自己不喜歡玩刀槍是因為真正的刀槍會傷人,被別人用刀槍指著會覺得不舒服。這確實是一種價值的選擇,對我來說,這是一種「擬仿暴力」而非「只是小孩的遊戲」。

以「遊戲做為一種擬仿」的觀點,若為男孩選擇刀槍玩具,排除了洋娃娃,我們在無意間對男孩貶抑了照顧工作的價值,以及在玩耍中想像自己做為照顧者的可能;就成人自身而言,可能也沒有發現自己在無形中暗示了「就算暴力也比娘娘腔好」這一種錯誤的觀念。

文/周雅淳
經營FB粉絲頁「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有一個小孩周米謎近九歲,單親資歷也近九年。想透過這個專欄,回顧自己以非傳統性別觀念與孩子相處的歷程,以及截至目前為止的發展狀況。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