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惱人」的臭屁屁話題

孩子說著「屁屁話題」的情形,正反映社會對於性這個議題「諱莫如深同時又愛講」的狀況。以了解代替責罵,藉此傳達想告訴孩子的概念吧!認真對待這些「亂講」,透過一再好好回應,讓孩子接收正確知識、練習「言語性騷擾」與「好好討論」之間的分野,這絕非一蹴可幾,而是漫長的教育過程。

詢問孩子為什麼

大概從上幼兒園開始,成人就要開始面對孩子(尤其是小男孩)不知道延續幾年的「屁屁怪叫、屁屁話題」狀況。大人的應對方式不外乎這幾種:糾正、斥罵、忽略。但這些反應通常不會有太大成效。我在演講的場合經常聽到爸媽或老師的困擾:「怎樣讓小孩理解這是不對的呢?」

我通常會請大人先把對錯放一邊。其實,大人對此類話題的反應常常逗樂小孩,他們就是喜歡看大人產生大反應。所以我們要很淡然地回到為什麼:「你為什麼要講這個啊?」



這個問題不是拿來問自己或別的大人,而是問這個正在滿嘴屁屁的小孩。孩子不見得可以說出個所以然,但這個問題是開啟對話的鑰匙,透過問他「為什麼」,大人不光只是用沒有解釋前因後果的「不可以」制止他這樣做,而是「正經對待孩子所說的每句話,以傳達自己想告訴孩子的概念。」在日常生活中跟自己的孩子互動,或當故事媽媽,孩子們對此話題有「不當」反應時,我大概都是這麼做。

 

以討論代替責罵

某天,周米謎跟鄰居孩子玩,鄰居孩子一直說「臭屁屁」讓她生氣跑來告狀。我問周米謎:「屁屁是人類身體的一部分,你為什麼生氣啊?」又詢問鄰居孩子,「你為什麼喜歡說屁屁啊?」

周米謎還是氣呼呼的,而鄰居孩子因為我居然沒制止,還進一步討論感到更樂不可支,說道:「你有臭屁屁,我有雞雞。」

我說:「屁屁不會臭,是大便臭,大便是身體的廢物,不要因為它臭就討厭它,告訴你,沒大便你就慘了。」接著講了一個嚴重便祕的真實故事。鄰居小孩雖然睜大眼睛聽完,但並沒有打算讓整件事情按照我的方式結束,於是他回應:「我有雞雞,你沒有。」

「對,但是我有子宮,你知道那是什麼嗎?是小寶寶在媽媽肚子裡時住的地方。」小孩露出嫌惡的臉說:「你好噁心。」我告訴他:「所有小孩都住過子宮,你也住過喔,你住過的地方怎麼會噁心?」小孩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便興趣缺缺跑掉了。

後來,鄰居孩子也沒有完全停止臭屁屁話題,只是我每次的正面回應讓他慢慢學到「這招在阿姨家是行不通的」。成人要準備好「平常心」和「性教育知識」兩個武器,大家總說「不知道什麼時候是跟孩子討論性教育的好時機」,就是這種時候啊!

文/周雅淳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