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我挺你!」吳品萱歷經離婚、喪母之痛 ,只想做兒子最大的後盾。

當我成為媽媽之後,就期許自己能做兒子最大的後盾和依靠。如果問我想要成為哪種媽媽,答案絕對是「像我媽一樣」的那一種!

 


如果問我想要成為哪種媽媽,答案絕對是「像我媽一樣」的那一種。


上幼稚園前,我媽只告訴我一件事——「如果有人先打妳,妳就打回去,我一定會幫妳。」我讀大班的時候,事情還真的發生了。當時我負責管理放學後的小小朋友秩序,對方是中班的男孩,吵鬧被我罵之後就用力打了我的手臂,於是我不甘示弱地一巴掌打回去。對方媽媽氣炸了,要我媽來學校一起道歉。我還記得那位燙捲捲短髮的媽媽,穿著花花的衣服帶著臉紅紅腫腫的兒子,對著我們咆哮。當時超害怕我媽轉頭罵我,但她沒有。

我媽溫柔而堅定地對那位媽媽說:「是妳兒子先動手的。」對方氣急敗壞說:「我兒子只有打妳女兒手臂,妳女兒打我兒子的臉。」只見我媽淡淡地回她:「我女兒這麼高,她只打得到妳兒子的臉。」是的,我還真的比那個男孩高了兩三個頭。從那次之後,我就知道我媽挺我、信任我、怕我受委屈,並且說到做到。

 


從小,我就知道有一個能依賴、能信任的媽媽是件非常幸福的事。在學校受了委屈、和朋友不愉快、甚至和男朋友吵架,我媽永遠當最好的傾聽者,和我站同一陣線。我從來不覺得獨生女的成長過程會孤單,因為我媽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因此,當我成為媽媽之後,就期許自己能做兒子最大的後盾和依靠。

 

雙胞胎1歲多時,帶他們到大型親子館玩,有個年約5、6歲的小哥哥在等弟弟Marty爬類似水管的遊樂設施。小寶寶的動作慢,於是小哥哥不耐煩地推了兒子,看樣子是想越過他先爬過去。我不動聲色站在旁邊看,過5秒鐘,Marty沒有讓位、也沒有還手,小哥哥就再出手。這次我馬上到他面前,冷冷地對他說:「請問你剛是不是有推弟弟?」那位小哥哥嚇到了,可能沒有想到有一位超過180公分的保鑣媽媽在不遠處盯著。「沒有!我沒有推他!」小哥哥大概是怕被我罵,所以否認。原本只是想請他道歉,結果一否認倒是令我真的有點生氣了。我加重語氣說:「我看到你推了他兩次。如果再被我看到你推人,我會變得非常恐怖。」我不記得他後來有沒有道歉,我只記得Marty傻傻看著我笑,顯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我媽曾經說過,以後誰敢在學校欺負她外孫,她絕對第一個衝到學校找人家理論。只是,那個最愛他們、最挺他們的外婆,今年3月意外離開我們到天上了。不過,媽媽請妳放心,「如果有人欺負妳外孫,妳女兒絕對第一時間到學校挺他們。」

 

今年9月,兒子上幼稚園前,我只告訴他們一件事——「如果有人先打你,你就打回去,我一定會幫你。」

文.圖/吳品萱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