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詣帆.樂於扮演「嚴父慈父」雙重角色

夫妻倆喜迎小寶貝,責任更大,歡樂更多!

嚴父‧完全軍事化管理

回想起小時候關於徐爸爸的記憶,徐詣帆的第一個印象是「恐怖」,因為「明明平日不多話,也不常跟我聊天,卻幾乎對我的大小事無所不知」。

他笑著說明,「我爸是職業軍人,可能長期接受和指示命令的習慣深植心中,自然也對我採取同樣嚴謹的管教方式」。若徐詣帆第一次犯錯,徐爸爸會先警告;但是第二次再度犯錯,「二話不說,直接處罰」。

對徐詣帆來說,印象最深刻的有兩件事:其一,他念國小時某次過年,玩沖天炮時不慎炸傷妹妹,讓徐爸爸氣得把他踢飛進水溝;其二,某次國中放學時沒到補習班上課,偷溜回家,被接到補習班來電的徐爸爸得知,罰他手捧盛滿水的臉盆到書房內跪下,只要有一滴水濺出就打他一下,連徐媽媽說情都無效,就這樣,他從晚上六點跪到十一點半,跪到全身發抖。 

開明‧當孩子的後盾

不過,在徐詣帆國中畢業後,徐爸爸對他說了一句:「你即將上高中,也長大了,該開始對自己的所做所為負責。」從此有了極大轉變,改採「西化」的開明教育方式。「我們仍不常聊天,他也只是默默從旁觀察,但幾乎不太會打罵,僅偶爾提點些建議給我」。有趣的是,「從那句話開始,我彷彿也蛻變為另一個人,做事之前會多想一下,也比較不會像以前那樣莽撞」。

在徐詣帆的學業和表演夢想路上,沉默寡言的徐爸爸一直是最大的精神支柱。「他曾親手寫了一封正式書信給我,娓娓道出他對表演路的了解、為了我能做的最大努力,並提醒『表演路真的很辛苦』,如果我想清楚了、決定繼續往前走,那他仍然會全力支援我」。

深受感動的徐詣帆,將這封信珍藏在皮夾中,隨身攜帶;之後,在拍攝電影《賽德克‧巴萊》期間,為了醞釀一場哭戲,他難得再度閱讀此信,說來神奇,這場戲順利完成,但那封信也默默消失,再也找不到。雖然有形的書信消失了很可惜,但徐爸爸無形的愛與支持,早已銘印在徐詣帆的心中,永難忘懷。 

恩威兼施‧當兄弟倆的榜樣與朋友

對徐詣帆而言,徐爸爸恩威並重的教育方式,早已內化在心中,甚至影響到他對兩位寶貝兒子(5歲5個月的徐昊謙和1歲10個月的徐允棣)的教導方式。妻子蔡景馨則補充,「在家也採軍事化管理,事前訂立規矩。往往只要他使出一個眼神,兄弟倆就會乖乖聽話」,但賞罰分明,不吝於獎勵孩子,平日也會像朋友般陪孩子玩、料理生活大小事,「所以兄弟倆真的滿黏爸爸」。

活潑好動的徐昊謙,似乎也能體會到爸媽的疼愛,偶爾會對徐詣帆說聲「爸爸,辛苦了」、對蔡景馨說「媽媽,長大我要買東西給你」,縱使只是童言童語,卻讓夫妻倆感到窩心。

不過,最近令徐詣帆和蔡景馨最開心的,莫過於即將在明年(107)到來的「第三個寶貝」!雖然胎兒性別尚未得知,但可以想見,「以後家裡會更歡樂了」! 

致我的父親

雖然很少和您交談,但都知道彼此在想些什麼。不過,有一句心裡話一直想對您說:爸,您辛苦了,謝謝您!

自從我成為爸爸後,更深刻感受到「責任」二字的重要,而這也是我一輩子都必須持續學習的課題。我將持續秉持這個初衷,好好照顧家庭、教導孩子們,讓他們不要學壞,成為快樂、懂得付出的良善之人。

文/郭盈秀 化妝髮型‧攝影/賓果邦尼 部分照片提供/徐詣帆‧蔡景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