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人物‧我的四千金

Samantha:走過煎熬時刻‧歡樂多更多 生命的奧妙無以言喻!誰能想像一顆受精卵在自然狀況下,竟能分裂再分裂,一次孕育出四條小生命。雖然這四條小生命在媽媽的子宮內無法待到足月,卻也堅強的在保溫箱中熬過兩個半月。

從懷孕起,一路飽嘗煎熬滋味的媽媽Samantha,如今在幫熟睡的女兒們蓋被子時,偶爾仍不敢置信自己「居然已是四個孩子的媽」!而以這樣的身分在FB上分享帶養四胞胎的點滴時,吸引了20萬個粉絲說「讚」,的確,同卵四胞胎的故事,真的罕見,帶養過程也真的不容易!

問起Samantha,如果有機會想要再懷孕嗎?她說,「想啊,很想要『正常』的懷孕一次,享受懷孕的樂趣」,的確,生過孩子的Samantha沒能在目前僅有的一次懷孕經驗中享受到很多樂趣:一次懷一胎、吃很多喜歡吃的東西、採買寶寶用品、等到足月生產、生產時聽到寶寶的第一聲啼哭、爸爸幫忙剪臍帶、抱著寶寶細細品味第一次當媽媽的感覺……

原本Samantha跟很多女性一樣,對懷孕有期待、有幻想,只不過從一開始,期待與幻想根本就是奢望。

波折不斷‧驚喜連連

Samantha在美國完成大學學業、工作,並與移民到美國的先生在2010年4月結婚,婚後一個月即自然受孕,但因為出血而就醫,從「應該流產」,到「可能是子宮外孕」,再回診時,又從超音波確認了胎兒的存在,然後,連著知道自身懷了「雙胞胎」、「三胞胎」,到最後終於確認是「四胞胎」,讓小夫妻倆從高興到茫然不知所措。她回憶,當醫師建議懷四胞胎的她,「一定要減胎」,Samantha聽完哭了,並打電話告訴老公這項驚人的消息。她說,當時的腦袋只有一片空白。

關於減胎,醫師跟Samantha分析,因為Audrey與Emma同一個羊水袋,未來可能會有雙胞胎輸血症候群的狀況,問題很多,適合成為減胎的對象,並請她在16週前做決定。但四個還像小蝌蚪的生命都是Samantha的骨肉,「醫師的建議讓我覺得對胎兒好不公平,我真的無法做任何決定」,她想,就算只留兩個,恐怕也無法改變註定早產的事實……

難以決定‧順其自然

在16週來到之前,又因兩次的出血而到醫院就診,路上,Samantha告訴老公「不再思考減胎問題了」,既然所面對的都是「未知」,為了不要一輩子有良心不安的時候,她把決定權交給孩子,「如果孩子的問題很多,無法存活,起碼做媽的我有盡力了」,Samantha知道要努力讓四個小生命在子宮多待一天是一天。做出這樣的決定,先生與家人雖然支持,卻也擔心她的身體是否能承受得住,不過,既然要賭一把,她只能努力的撐,「最好能撐過31週,即使不行,多一天都好」。

繼續上班的Samantha在18週時,就因子宮開了兩公分而開始安胎,快23週時則轉到醫院繼續安胎,她說,安胎的生活不好過,三餐都在床上解決,還有打不完的針,「躺在醫院病床安胎,床邊掛著標上妊娠31週的月曆,倒數日子的來到」。

無奈倒數時間還沒到,就在老公唯一沒有陪在身邊的這一晚,清晨,Samantha破水了。即使醫師打了暫緩子宮收縮的針,也抑制不住四條小生命熱切想要來到世上的心!2010年10月21日的下午,四千金報到了!其實這時候Samantha才妊娠26週,還沒享受到懷孕的樂趣,眼前又必須面臨更艱困的考驗!

迎接新生‧悲喜交織

Samantha說,懷孕過程辛苦,然而,孩子生下後的日子更辛苦!原本迎接寶寶出生的喜悅感早已被「baby們有沒有心跳、呼吸」所取代,四個女兒陸續被送到新生兒加護病房的保溫箱,她擔心「母女的第一次見面是否也是最後一面」、「孩子到底是否能活下去」,看著四個孩子黑黑的、小小的身軀,全身插滿管子的躺在保溫箱中,慶幸如願生下她們,內心卻少了喜悅的感覺,她甚至懷疑自己當初是否做了錯誤決定?

四個孩子在保溫箱住了兩個半月,這段日子的每一天,無不煎熬著這對新手父母,白天探望時,聽醫護人員說四個女兒的狀況;夜晚則最怕電話突然響起,因為那代表「孩子有緊急狀況」,幸好,這樣的電話未曾在半夜響起。

Samantha深知早產兒更需要母乳的滋養,即使沒能好好坐月子與進補,她依舊努力擠出足夠讓四個寶貝喝的母乳,基於「為母則強」的天性,產後四個禮拜,Samantha的總奶量已能維持在固定的量,餵養四個寶貝不成問題。

在醫護人員既專業又熱忱的照顧下,四個原本不被看好的孩子,「關關難過關關過」,終於可以陸陸續續出院了!

不得休息‧幾進崩潰

當最後一個出院的Nana回到家後,同卵分裂出的四千金才算是齊聚一堂!如何分辨長相極為相似的女兒們?Samantha說,的確在第一個月還認不出來,不過,保溫箱有貼名條,辨認倒也不成問題;但在女性特有的細心觀察下,從細節中很快看出四個女兒的差異,「我看臉就知道誰是誰了」;倒是丈夫時有錯認女兒的情況。

同時照顧四千金的酸甜苦辣,Samantha說,「辛苦程度實在不足為外人道,完全沒有時間休息,每一次的餵奶、換尿布都要重複四次,這一輪才做完,下一輪又開始,好像永無止境一般」,疲憊不堪的Samantha卻無法輕言「想休息」,。特別是Sasa,因喝奶狀況不佳,無法像其他三個用瓶餵,加上發育情況令人憂心,她不得不以親餵Sasa,也難怪Sasa特別黏人。為了掌握孩子們的狀況,每一次的餵奶與餵藥,還需要加以記錄,此外,喝過的奶瓶和擠乳的用具也要花時間清洗,所有大小事讓Samantha片刻不得閒。如果跑接力賽形容其他幫手,那麼,身為媽媽的Samantha就是要跑完全程的馬拉松選手。

她不否認這兩年來的辛苦,常常讓她有瀕臨崩潰的感覺,尤其當四千金同時哭鬧,感覺更是強烈,不過,一想到媽媽對她說,「孩子今天能哭能鬧,就是當初能撐過來的本事啊」,心力交瘁的Samantha因此釋懷,回想孩子在保溫箱時,只希望她們都能健康長大,如今自己更要懂得感恩,不要太貪心,否則老天爺會收回的。她淡定的說,「過程中難免有無助的時候,不過,還是要勇敢面對必須面對的事」!

Samantha說,四個孩子真的算很幸運,雖然是早產兒,生理狀況是弱了一點,但目前的發育狀況卻都還不錯,並不需接受早產兒的復健療程。

歡樂無限‧尊重差異

如今,將要滿兩歲的四千金,愈來愈能讓Samantha體會帶養孩子的樂趣,她強調,「四個孩子帶來的歡樂,不只四倍,而是好幾萬倍,每天都有令人開心的事發生」,是否有四個孩子同時要抱抱的情形呢?Samantha語帶醋意的說,「她們只會對爸爸這樣,因為爸爸比我有耐心」,她笑稱自己其實沒有什麼耐心,所以,老天爺特別派了四個小天使對她進行甜蜜的磨練!

Samantha說,即使孩子是同卵四胞胎,但也跟一般孩子一樣,這個年紀仍處於自我的世界中,還不會對其他跟自己容貌相像的姊妹感到好奇,但神奇的是,「彼此又能分辨出誰是誰,且習慣有其他三個的存在」;倒是四姐妹外出時,會共同對別的小朋友充滿好奇,「當她們圍著其他小朋友一起看時,反而把那個孩子嚇到了」。

目前仍對孩子進行軍事化管理的她,也了解四千金是獨特個體,在教養時不宜給予一視同仁的對待,Samantha說,走過順利生存的關卡,接下來是重要的教育問題。她計畫孩子滿兩歲後,每個星期會與先生輪流安排與某一個孩子獨處,讓孩子在「一對一」中充分感受父母對自己的愛與眾不同;至於姐妹間的相處,不論現在的她們是打打鬧鬧或水火不容,一起出生的姐妹終會明白「這一生,自己不會孤單」,而能互相扶持,Samantha認為,「當時不減胎的決定就是給這四姐妹最好的禮物」!

我の四千金 (四胞胎的故事)@Facebook

  

 

 

 

文/李藹芬 梳妝‧攝影/班尼頓廣告風格寫真 服裝提供/motherc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