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育兒】媽媽你也有朋友?

大學念社工,主修青少年組,研究所轉行商管MBA,在外商實習過,也曾到公職走過一遭。因加入貧童認養計畫,原本討厭小孩,逐漸發現他們的可愛;嫁作旅美人婦後,迅速迸出兩隻小犬,更導致母愛氾濫。記憶是不可靠的流言,不願在模糊的歲月裡找尋過往的痕跡,而開啟部落格寫作,粉絲頁【野馬天使】意外成為紓解鄉愁的集散地。

星期五張羅好晚餐,提前半小時把孩子們洗好,兩個小蘿蔔頭不時繞到我身邊,昂起小小的臉蛋問著:「媽媽,你要出去嗎?」

「對啊。」我對著鏡子畫眉,嘴巴像麻痺似的含糊回應:「今晚..爸爸會陪你們..我要...出去..跟朋友吃飯聊天。」

 
每當有這種偽單身聚會,小犬們都會問類似的問題,一旦知道媽媽是要出去跟朋友「玩耍」,他們總是異常的懂事,連平常睡覺只要媽媽的Owain,在關鍵時刻都會自動切換成爸爸模式。

Devin四歲後,某次認真問起神秘聚會的來龍去脈,「為什麼不能帶小孩?」、「為什麼誰誰的媽媽是你的朋友?」我告訴他,就像他們樂在其中時,也不想被大人打擾;而且媽媽的朋友跟小孩的朋友一樣,在一起覺得開心就是朋友,他是什麼人不重要。

 
從那一次起他慢慢體悟到,每一個人都要有朋友,有朋友的地方就有歡笑,媽媽也不能例外!

記得第一次朋友邀約時,Devin只有一歲多,早已睡過夜的他,除非生病或作夢,否則根本不會醒來,但我依舊做了大的心理建設才踏的出家門,平常滿滿一袋像在跑路的媽媽包,頓時空蕩蕩的只剩手機跟錢包,差點想抓幾片尿布來填補內心的空虛感。

汽車發動引擎後,看看後照鏡裡空無一人,許久未見的自由空氣隨著冷氣孔不斷噴發,原來拋夫棄子的感覺,不管後來是不是會再回到家門,內心都是一樣的悸動!

 
逍遙了一夜,笑的臉頰都僵了,婦女聚會有七成的內容還是在家庭打轉,哪個老公不受教,哪個小孩在起肖。我們的確離不開他們,但愛要不生不息,一定要保持安全距離,這個距離是要能回歸自我,一個完全沒有任何附屬形容詞下的我,不是誰的媽媽,不是誰的老婆,我就是我。
  
卸下所有身分的那一刻,站在外頭回看庸庸碌碌的生活,所有的鬱悶,所有的怒火都會化成高潮迭起的黑色喜劇,常常編劇都要改編真人真事,因為這才是人生。



不知是小別勝新婚還是投奔自由後的感激,每次聚會完總是春心蕩漾的回家,幾次老公搞不定小兒們,乾脆一起窩在沙發上看周星馳全集或是十萬個冷笑話,就是不想打斷我無憂無慮的每一秒。要不全家靜悄悄的,他也會留一盞燈坐在客廳等我回家。 
 
朋友絕對無法取代家人,但家裡的天空須要開個天窗與外界流通,如果說小孩是婚姻裡的潤滑劑,那朋友一定是生活裡的辣椒醬,不一定要天天吃,太放縱還會拉肚子,偶而來一下卻讓人回味無窮。 

文.圖/脫彊野馬天使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