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育兒】每一個孩子都是獨特的|Mombaby 媽媽寶寶懷孕生活網

【親子育兒】每一個孩子都是獨特的

大學念社工,主修青少年組,研究所轉行商管MBA,在外商實習過,也曾到公職走過一遭。因加入貧童認養計畫,原本討厭小孩,逐漸發現他們的可愛;嫁作旅美人婦後,迅速迸出兩隻小犬,更導致母愛氾濫。記憶是不可靠的流言,不願在模糊的歲月裡找尋過往的痕跡,而開啟部落格寫作,粉絲頁【野馬天使】意外成為紓解鄉愁的集散地。 野馬的本質有著跳躍的人生,用天使勉勵自己有一顆呵護孩子的心,盡力做好每一個想做以及該做的事。

老二的宿命卻是少了一點期待,即使懷孕過程有多麼得驚天動地,總是不外乎肚子變大最後哇哇墜地,超出這些範圍的意外,只會有驚恐而不是驚喜。

懷上弟弟Owain前,曾流掉一個不健康的胚胎,因此剛驗到兩條線時特別小心翼翼,說小心也只有兩個禮拜的光景,因為飯還是要煮,哥哥一歲三個月,也正準備飛奔起跑他的步伐,確定有心跳後,一下子就忘了小心這回事。

16週左右,由於哥哥川崎症復發,我甚至有了肚子裡的還不知道是圓是扁,但眼前這個活跳跳的一定要顧好的想法。

一直到20週高層次超音波檢測,原本談笑風生的醫檢室,在最後十分鐘,醫生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回我話,臉也越來越貼近螢幕,像是突然近視加深,即使厚重的眼鏡也救不起眼前模糊的視線。


「媽媽...呃..baby的心臟破了一個洞...」

弟弟終於奪回被重視的目光

醫生指著血液回流的狀況,藍紅交錯的色塊變成了潮汐,翻騰地向我湧來,破在哪我不懂,反正就是壞掉了;之後轉介小兒心臟科,也許是要孕婦安心,醫生說的每一句都像是浮木一樣一塊塊的丟給我。
 
「胎兒是持續發育的,有很大的機會出生前會長好。」
 
「出生後即使心臟有雜音,三歲前都還會長,要動手術的話,最快也是三歲以後的事。」
 
「媽媽多跟他喊話,他聽得見的...」

最後一句莫非我被抓包了?想想這五個月來,還真記不起跟他說過什麼話,弟弟生氣了嗎?

然而現實的情況卻仍在犧牲他,26週時我們搬家,什麼懷孕禁忌我不敢看也不想看,只拜託肚子不要痛起來就好。

等到32週,醫生判定胎頭呈現兩點鐘方向的橫躺,除了配合矯正運動,又提醒我:「多跟寶寶喊話,他聽得見的。」,兩週後胎位轉正,卻在當晚落入六分鐘規律宮縮的待產狀態,打了兩支安胎針又驚險過關。

最後一次產檢,醫生問我胎動如何,由於剛搬家,哥哥剛送出去,生活大幅的變動我實在沒心顧到弟弟在幹嘛,心虛地說:「可能大了,也比較不動了。」
 
就因這句話,醫生安排我們下午到醫院測量胎心音及胎動情形,意外發現只要宮縮弟弟心跳就大幅下滑,這是缺氧的訊號!緊急把我們留院催生,什麼待產包,心理準備都免了。
這回連同陣痛已經過了18小時,醫生在產檯上臉色越來越鐵青:「哪有人第二胎生的比第一胎久,再不出來,開刀房準備。」一邊對我也對護士說,一邊奮力地想拔出弟弟。
 
我對還是胎兒的弟弟最後一次喊話:「弟弟加油!來當媽媽的寶貝。」說完一下子就滑出臍帶繞頸兩圈的狀況,醫生順利排除問題,母子均安。
 
回想整個懷孕過程,每次都在緊要關頭時才又重啟媽媽寶寶的對話,關關難過關關過,就連心臟破洞的震撼彈,也在出生後轉為煙霧彈,溫順的弟弟要的不多,一兩句媽媽的軟語呢喃就願意回歸「正軌」,他爭取的只是一個看不見而微弱的存在感。

 
我自己也是老二,以前常抗議照片比姊姊少 ,衣服總是撿姊姊的而心生不滿,孩子的我永遠不會懂,現在當媽了,卻也永遠解釋不清自己的無能為力。
 
世代的咒言誰也逃不出,只能寄予下一代成熟的那一天解除封印。
 

文/脫韁野馬天使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