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難的人際關係

周米謎並不是個人際關係很好的小孩,而自從她發現「角落生物」這個可愛的漫畫後,從中得到強大的力量和安慰。

周米謎總說:「我下課的時候不想出去玩(或「沒有人想跟我玩」),所以留在教室看書」、「全班女生都不跟我和XXX一起玩,但是我也不想跟XXX玩」、「我不喜歡跟女生在一起,他們都會想要控制你,叫你跟她玩不要跟誰玩,很煩,我情願自己一個人。」

女兒自比為「角落生物」

周米謎說自己是「角落生物」,因角落生物的角色設定是「一群格格不入的邊緣人」,但沒關係,邊緣人也很可愛。身為一個正向鼓勵她各種選擇的家長,我總在這件事上表達支持之意,我說:「沒關係,這世界上的人不會全都喜歡你,挑選自己喜歡的朋友就好。」

其實我清楚知道,她也跟自己嫌棄的霸道同學一樣,喜歡成為關係中掌控決定權的角色,只是大部分時候,她總是在這樣的角力中敗下陣來,內心不免擔心:「會不會是她自己的責任呢?」而面對她用角落生物形容自己的豁達,雖然總是告訴她:「媽媽很佩服你的豁達」,但內心還是無法克制地想:「會不會是故做堅強啊?」

畢業旅行的寂寞

畢竟我深深記得高中畢業旅行時的寂寞,當年我並不是遭到排擠,而是那個主動遠離全班的人,因為我受不了班上同學對成績斤斤計較的氛圍。高中三年下來,平時下課只有10分鐘,我在放學鐘響起就立刻背起書包走人。我跟同學還是可以客氣禮貌地聊天,但每天24小時相處的畢業旅行,就讓狀況無所遁形了:在班上,連一個願意在遊覽車上坐我旁邊的朋友都沒有。

那種懊悔的心情,我到現在都記得,我責怪自己為什麼要誤判形勢,以為跟同學還算有交情而決定參加畢業旅行,我想著:「裝什麼討厭小團體啊,實在應該要攀附著一個小團體才不致落入這種窘境」。

矛盾的心情

雖然上大學後,因為參加社團得到一群理念契合的朋友,才徹底瞭解我跟高中同學就是完全不同的人、無法在班上結交朋友不是我的錯,但那幾天被孤立的感覺實在太強烈,當周米謎也表現出「人際關係苦手」的傾向,我表面上鎮定,但很難否定內心會感到憂慮,擔心她無法在肯定自我及獲取他人認同之間取得平衡。

尤其在強調要練習在團體中跟大家好好相處的主流價值下,即使孩子意識到自己的不同,甚至安於某種孤立狀態,都很難不在整個成長過程中,遭到質疑與挑戰。理解且陪伴、一起分析局勢,但不評價,以及不把過往創傷投射到孩子身上,真是做父母最大的功課之一。

文/周雅淳
周雅淳,經營FB粉絲頁「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有一個小孩周米謎近九歲,單親資歷也近九年。想透過這個專欄,回顧自己以非傳統性別觀念與孩子相處的歷程,以及截至目前為止的發展狀況。

本網站隱私權政策已於2018年7月10日更新,請至隱私權頁面閱覽並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若您未點選同意而繼續使用本網站,則視為您已同意新版隱私權政策。